國學導航唐朝名畫錄

首頁 經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專題 今人新著

 

 

唐朝名畫錄

 

提要

  《唐朝名畫錄》一卷,唐朱景元撰。景元,吳郡人。官翰林學士!秷D畫見聞志》作朱景真,避宋諱也。是書《唐·藝文志》題曰《唐畫斷》,故《通考》稱《畫斷》一名《唐朝名畫錄》。今考景元自序,實稱《畫錄》,則《畫斷》之名非也!锻ㄖ韭浴、《通考》均稱三卷,此本不分卷,蓋后人合并!锻ǹ肌酚址Q前有天圣三年商宗儒序,此本亦傳寫佚之。所分凡神、妙、能、逸四品,神、妙、能又各別上、中、下三等,而逸品則無等次,蓋尊之也。初,庾肩吾、謝赫以來,品書畫者多從班固《古今人表》分九等,《古畫品錄·陸探微》條下稱上上品之外,無他寄言,故屈標第一等,蓋詞窮而無以加也。李嗣真作《書品》后,始別以李斯等五人為逸品。張懷瓘作《書斷》,始立神、妙、能三品之目。合兩家之所論定為四品,實始景元,至今遂因之不能易。四品所載,共一百二十四人。卷首列唐代親王三人,皆不入品第,猶之懷瓘《書斷》帝后不入品第,蓋亦貴貴之禮云。 

 



  古今畫品,論之者多矣。隋梁以前,不可得而言。自國朝以來,惟李嗣真《畫品錄》空錄人名而不論其善惡,無品格高下,俾后之觀者,何所考焉?景玄竊好斯藝,尋其蹤跡,不見者不錄,見者必書,推之至心,不愧拙目。以張懷瓘《畫品》斷神、妙、能三品,定其等格上中下,又分為三。其格外有不拘常法,又有逸品,以表其優劣也。夫畫者以人物居先,禽獸次之,山水次之,樓殿屋木次之。何者?前朝陸探微屋木居第一,皆以人物禽獸,移生動質,變態不窮,凝神定照,固為難也。故陸探微畫人物極其妙絕,至于山水、草木,粗成而已。且蕭史、木雁、風俗、洛神等圖畫尚在人間,可見之矣。近代畫者但工一物,以擅其名,斯即幸矣。惟吳道子,天縱其能,獨步當世,可齊蹤于陸顧;又周昉次焉;其余作者一百二十四人,直以能畫,定其品格,不計其冠冕賢愚。然于品格之中略序其事,后之至鑒者,可以詆訶,其理為不謬矣。伏聞古人云:“畫者,圣也!鄙w以窮天地之不至,顯日月之不照。揮纖毫之筆則萬類由心,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。至于移神定質,輕墨落素,有象因之以立,無形因之以生。其麗也,西子不能掩其妍;其正也,嫫母不能易其丑。故臺閣標功臣之烈,宮殿彰貞節之名,妙將入神,靈則通圣,豈止開廚而或失,掛壁則飛去而已哉?此《畫錄》之所以作也。 

 

唐朝名畫錄

  ○國朝親王三人(漢王、江都王、嗣滕王)

  漢王元昌善畫馬,筆蹤妙絕,后無人見。畫鷹鶻、雉兔見在人間,佳手降嘆矣。

  江都王善畫雀蟬、驢子,應制明皇《潞府十九瑞應圖》,實造神極妙。

  嗣滕王善畫蜂蟬、燕雀、驢子、水牛,曾見一本,能巧之外,曲盡情理,未敢定其品格。

  ○神品上一人(吳道玄)

  吳道玄字道子,東京陽翟人也。少孤貧。天授之性,年未弱冠,窮丹青之妙。浪跡東洛,時明皇知其名,召入內供奉。開元中,駕幸東洛,吳生與裴旻將軍、張旭長史相遇,各陳其能。時將軍裴旻厚以金帛召致道子,于東都天宮寺為其所親將施繪事。道子封還金帛,一無所受。謂旻曰:“聞裴將軍舊矣,為舞劍一曲,足以當惠。觀其壯氣,可助揮毫!睍F因墨旻為道子舞劍。舞畢,奮筆俄頃而成,有若神助,尤為冠絕,道子亦親為設色,其畫在寺之西廡。又張旭長史亦書一壁,都邑上庶皆云:“一日之中,獲睹三絕!庇之嬓獜R五圣千官,宮殿冠冕,勢傾云龍,心歸造化。故杜員外詩云:“森羅回地軸,妙絕動宮墻!庇置骰侍鞂氈泻鏊际竦兰瘟杲,遂假吳生驛駟,令往寫貌。及回日,帝問其狀。奏曰:“臣無粉本,并記在心!焙笮钣诖笸顖D之,嘉陵江三百余里山水,一日而畢。時有李思訓將軍,山水擅名,帝亦宣于大同殿圖,累月方畢。明皇云:“李思訓數月之功,吳道子一日之跡,皆極其妙也!庇之媰鹊钗妪,其鱗甲飛動,每天欲雨,即生煙霧。吳生常持《金剛經》,自識本身。天寶中,有楊庭光與之齊名,遂潛寫吳生真于講席眾人之中,引吳生觀之。一見便驚謂庭光曰:“老夫衰丑,何用圖之?”因斯嘆服。凡畫人物、佛像、神鬼、禽獸、山水、臺殿、草木,皆冠絕于世,國朝第一。張懷瓘嘗謂道子乃張僧繇之后身,斯言當矣。又按《兩京耆舊傳》云:“寺觀之中,圖畫墻壁,凡三百余間。變相人物,奇蹤異狀,無有同者。上都唐興寺、御注金剛經院,妙跡為多,兼自題經文。慈恩寺塔前文殊、普賢,西面廡下降魔、盤龍等壁,及景公寺地獄壁、帝釋、梵王、龍神,永壽寺中三門兩神及諸道觀寺院,不可勝紀,皆妙絕一時!本靶坑^吳生畫,不以裝背為妙,但施筆絕蹤,皆磊落逸勢。又數處圖壁,只以墨蹤為之,近代莫能加其彩繪。凡圖圓光皆不用尺度規畫,一筆而成。景玄元和初應舉,住龍興寺,猶有尹老者年八十余,嘗云:“吳生畫興善寺中門內神圓光時,長安市肆老幼士庶競至,觀者如堵。其圓光立筆揮掃,勢若風旋,人皆謂之神助!庇謬L聞景云寺老僧傳云:“吳生畫此寺地獄變相時,京都屠沽漁罟之輩,見之而懼罪改業者,往往有之,率皆修善!彼嫴楹蟠艘幨揭。

  ○神品中一人(周昉)

  周昉字仲朗,京兆人也。節制之后,好屬文,窮丹青之妙,游卿相間,貴公子也。兄皓,善騎射,隨哥舒翰征吐蕃,收石堡城,以功為執金吾。時屬德宗修章敬寺,召皓云:“卿弟昉善畫,朕欲宣畫章敬寺神,卿特言之!苯洈翟鹿僦,昉乃下手。落筆之際,都人競觀,寺抵園門,賢愚畢至;蛴醒云涿钫,或有指其瑕者,隨意改定。經月有余,是非語絕,無不嘆其精妙為當時第一。又郭令公婿趙縱侍郎嘗令韓干寫真,眾稱其善;后又請周昉長史寫之,二人皆有能名,令公嘗列二真置于坐側,未能定其優劣。因趙夫人歸省,令公問云:“此畫何人?”對曰:“趙郎也!庇衷疲骸昂握咦钏?”對曰:“兩畫皆似,后畫尤佳!庇謫枺骸昂我匝灾?”云:“前畫者空得趙郎狀貌,后畫者兼移其神氣,得趙郎情性笑言之姿!绷罟珕栐唬骸昂螽嬚吆稳?”乃云:“長史周昉!笔侨账於ǘ嬛畠灹,令送錦彩數百段與之。今上都有畫水月觀自在菩薩,時人又云大云寺佛殿前行道僧,廣福寺佛殿前面兩神,皆殊絕當代。昉任宣州別駕,于禪定寺畫北方天王,嘗于夢中見其形像。又畫士女,為古今冠絕,又畫《渾侍中宴會圖》、《劉宣按武圖》、《獨孤妃按曲圖》粉本,又畫《仲尼問禮圖》、《降真圖》、《五星圖》、《撲蝶圖》,兼寫諸真及文宣王十弟子卷軸等至多。貞元末新羅國有人于江淮以善價收市數十卷持往彼國,其畫佛像,真仙、人物、士女,皆神品也;惟鞍馬、鳥獸、草木、林石,不窮其狀。

  ○神品下七人(閻立德、閻立本、尉遲乙僧、李思訓、韓幹、張藻、薛稷)

  閻立本,太宗朝官至刑部侍郎,位居宰相,與兄立德齊名于當世。嘗奉詔寫太宗御容,后有佳手傳寫于玄都觀東殿前間,以鎮九岡之氣,猶可仰神武之英威也。

  閻立德《職貢圖》,異方人物詭怪之質,自梁魏以來名手不可過也。時南山有猛獸害人,太宗使驍勇者往捕之,不獲。又虢王元鳳忠義奮發,往射之,一箭而斃。太宗壯之,使其弟立本圖其狀,鞍馬、仆從皆若真,觀者莫不驚嘆其神妙。又太宗幸玄武池,見鸂氵鵓戲,召立本圖之。左右誤呼云:“宣畫師!绷⒈敬髳u之,遂絕筆,誡諸子弟不令學畫。先圖秦府十八學士,凌煙閣二十四功臣等,實亦輝映今古。惟職貢、鹵簿等圖,與立德皆同制之。又云慈恩寺畫功德,親手設色,不見其蹤跡。凡畫人物、冠冕、車服,皆神妙也。李嗣真云:“立本雖師于鄭法士,實亦過之矣!焙笥型踔髡,亦師范于立本,甚得其筆力。立德乃神品,知慎乃妙品。

  尉遲乙僧者,土火羅國人。貞觀初其國王以丹青奇妙,薦之闕下。又云其國尚有兄甲僧,未見其畫蹤也。乙僧今慈恩寺塔前功德,又凹凸花面中間千手眼大悲精妙之狀,不可名焉。又光澤寺七寶臺后面畫降魔像,千怪萬狀,實奇蹤也。凡畫功德、人物、花鳥皆是外國之物像,非中華之威儀。前輩云:“尉遲僧,閻立本之比也!本靶䥽L以閻畫外國之人,未盡其妙;尉遲畫中華之像,抑亦未聞。由是評之,所攻各異,其畫故居神品也。

  李思訓,開元中除衛將軍,與其子李昭道中舍俱得山水之妙,時人號大李、小李。思訓格品高奇,山水絕妙,鳥獸、草木,皆窮其態。昭道雖圖山水、鳥獸,甚多繁巧,智惠筆力不及思訓。天寶中明皇召思訓畫大同殿壁,兼掩障。異日因對,語思訓云:“卿所畫掩障,夜聞水聲!蓖ㄉ裰咽忠,國朝山水第一。故思訓神品,昭道妙上品也。

  韓幹,京兆人也。明皇天寶中召入供奉。上令師陳閎畫馬,帝怪其不同,因詰之。奏云:“臣自有師。陛下內廄之馬,皆臣之師也!鄙仙醍愔。其后果能狀飛黃之質,圖噴玉之奇。九方之職既精,伯樂之相乃備。且古之畫馬,有穆王八駿圖,后立本亦模寫之,多見筋骨,皆擅一時,足為希代之珍。開元后,四海清平,外國名馬,重驛累至。然而沙磧之遙,蹄甲皆薄。明皇遂擇其良者,與中國之駿同頒,盡寫之。自后內廄有飛黃、照夜、浮云、五花之乘,奇毛異狀,筋骨既圓,蹄甲皆厚。駕馭歷險,若乘輿輦之安也;馳驟旋轉,皆應韶之節。是以陳閎貌之于前,韓幹繼之于后。寫渥洼之狀,若在水中;移騕褭之形,出于圖上。故韓干居神品,宜矣。又寶應寺三門神、西院北方天王、佛殿前面菩薩及凈土壁、資圣寺北門二十四圣,皆奇蹤也。畫高僧、鞍馬、菩薩、鬼神等,并傳于世。

  張藻員外,衣冠文學,時之名流。畫松石、山水,當代擅價。惟松樹特出古今,能用筆法。嘗以手握雙管,一時齊下,一為生枝,一為枯枝。氣傲煙霞,勢凌風雨,槎丫之形,鱗皴之狀,隨意縱橫,應手間出。生枝則潤含春澤,枯枝則慘同秋色。其山水之狀,則高低秀麗,咫尺重深,石尖欲落,泉噴如吼。其近也,若逼人而寒;其遠也,若極天之盡。所畫圖障,人間至多。今寶應寺西院山水、松石之壁,亦有題記。精巧之跡,可居神品也。

  薛稷,天后朝位至宰輔,文章學術,名冠時流。學書師褚河南,時稱買褚得薛,不失其節。畫蹤如閻立本,今秘書省有畫鶴,時號一絕。曾旅游新安郡,遇李白,因相留,請書永安寺額,兼畫西方佛一壁。筆力瀟灑,風姿逸秀,曹張之匹也。二跡之妙,李翰林題贊見在。又蜀郡亦有鶴并佛像、菩薩、青牛等傳于世,并居神品。

  ○妙品上八人(李昭道、韋無忝、朱審、王維、韋偃、王宰、楊炎、韓滉)

  李昭道,已附在思訓傳。

  韋無忝侍郎,京兆人也。明皇時以畫鞍馬、異獸獨擅其名。時人稱號:韋畫四足,無不妙也。開元天寶中,外國曾獻獅子,既畫畢,酷似其狀。后獅子放歸本國,惟畫者在焉。凡展圖觀覽,百獸見之皆驚懼。又明皇射獵,一箭中兩野豬,詔于玄武門寫之,傳在人間,皆妙之極也。景玄竊以百獸之性,有雄毅逸群之駿,有馴狎順人之良,爪距既殊,毛鬛各異。前輩或狀其怒則張口,狀其喜則垂頭,未有展一筆以辨其情性,奮一毛而知其名字。古所未能也,惟韋公能之!懂惈F圖》后流落于人間,往往見之。今京都寺觀之內,或有畫處,凡攻馬獸者,皆稱妙絕。

  朱審吳郡人,得山水之妙,自江湖至京師,壁障卷軸,家藏戶珍。又唐安寺講堂西壁,最其得意。其峻極之狀,重深之妙,潭色若澄,石文似裂,岳聳筆下,云起鋒端,咫尺之地,溪谷幽邃,松篁交加,云雨暗淡,雖出前賢之胸臆,實為后代之?。故居妙上品。人物、竹木居能品。

  王維字摩詰,官至尚書右丞,家于藍田輞川,兄弟并以科名文學冠絕當時,故時稱“朝廷左相筆,天下右丞詩”也。其畫山水、松石,蹤似吳生,而風致標格特出。今京都千福寺西塔院有掩障一合,畫青楓樹一圖。又嘗寫詩人襄陽孟浩然馬上吟詩圖,見傳于世。復畫《輞川圖》,山谷郁郁盤盤,云水飛動,意出塵外,怪生筆端。嘗自題詩云:“當世謬詞客,前身應畫師”,其自負也如此。慈恩寺東院與畢庶子、鄭廣文各畫一小壁,時號三絕。故庾右丞宅有壁畫山水兼題記,亦當時之妙。故山水、松石,并居妙上品。

  韋偃,京兆人。寓居于蜀,以善畫山水、竹樹、人物等,思高格逸。居閑嘗以越筆點簇鞍馬人物、山水云煙,千變萬態;蝌v或倚,或龁或飲,或驚或止,或走或起,或翹或跂,其小者或頭一點,或尾一抹;山以墨干,水以手擦,曲盡其妙,宛然如真。亦有圖麒麟之良,畫銜勒之飾,巧妙精奇,韓干之匹也。畫高僧、松石、鞍馬、人物,可居妙上品,山水人物等居能品。

  王宰家于西蜀,貞元中韋令公以客禮待之。畫山水樹石出于象外,故杜員外贈歌云:“十日畫一松,五日畫一石,能事不受相促迫,王宰始肯留真跡!本靶诠氏缟崛藦d見一圖障:臨江雙樹,一松一柏。古藤縈繞,上盤于空,下著于水。千枝萬葉,交植曲屈,分布不雜,或枯或榮,或蔓或亞,或直或倚,葉疊千重,枝分四面。達士所珍,凡目難辯。又于興善寺見畫四時屏風,若移造化風候云物,八節四時于一座之內,妙之至極也。故山水、松石,并可躋于妙上品。

  楊炎,貞元中宰相,出貶崖州。氣摽風云,文敵揚馬。嘗畫松石山水,出于人表。初稱處士謁盧黃門,館之甚厚。久而知其丹青之能,意欲求之,未敢發言。炎遽欲辭去,盧公復苦留之。知其家洛中,衣食乏少,心所不寧,盧公乃潛令人將數百千至洛供之,擬取其家書,回以示炎,炎極感之,未知所報。盧公從容乃言:“欲求一蹤,以為子孫之家寶爾,意尚難之!彼煸掠鄨D一障,松石云物,移動造化,觀者皆謂之神異。后少有見筆跡者,亦可居于妙上品。

  韓滉,德宗朝宰相。當建中末,值茲喪亂,遂兼統六道節制,出為鎮海軍、江浙東西兼荊湖洪鄂等道節度使、中書令、晉國公。按《唐書》:“公天縱聰明,神干正直,出入顯重,周旋令猷,出律嚴肅,萬里無虞!比粐L以公退之暇,雅愛丹青,詞高格逸,在僧繇、子云之上。又學書與畫,畫則師于陸,書則師于張;畫體生成之蹤,書合自然之理。時車駕南狩,征天下兵。雖兩浙興師,勞心計,而六法之妙,無逃筆精。能圖田家風俗,人物水牛,曲盡其妙。議者謂驢牛雖目前之畜,狀最難圖也,惟晉公於此工之,能絕其妙。人間圖軸,往往有之,或得其紙本者,其畫亦薛少保之比,居妙品之上也。

  ○妙品中五人(陳閎、范長壽、張萱、程脩己、邊鸞)

  陳閎,會稽人也。善寫真及畫人物士女,本道薦之于上國。明皇開元中召入供奉。每令寫御容,冠絕當代。又畫明皇射豬、鹿、兔、雁,并按舞圖及御容,皆承詔寫焉。又寫太清宮肅宗御容,龍顏鳳態,日角月輪之狀,而筆力滋潤,風彩英奇,若符合瑞應,實天假其能也,國朝閻令公之后,一人而已。今咸宜觀內,天尊殿中畫上仙,及圖當時供奉道士、庖丁等真容,皆奇絕。曾畫故吏部徐侍郎本行經幡十二口,皆在焉。又有女,亦能機織成功德佛像,皆妙絕無比。惟寫真入神,人物士女,可居妙品。

  范長壽,國初為武騎尉,善畫風俗,田家景候、人物之狀,人間多有。今屏風是其制也。凡畫山水、樹石、牛馬,畜產,屈曲遠近,放牧閑野,皆得其妙。各盡其微,張僧繇之次也。又僧彥悰《續畫品》云:“其博贍繁多,未見其親跡,可居妙品!睍r又有何長壽,亦與齊名,近代少見其畫也。

  張萱,京兆人也。嘗畫貴公子、鞍馬、屏障、宮苑、士女,名冠于時。善起草,點簇景物,位置亭臺,樹木花鳥,皆窮其妙。又畫長門怨詞,攄思曲檻亭臺,金井梧桐之景也。又畫《貴公子夜游圖》、《宮中七夕乞巧圖》、《望月圖》,皆多幽思,愈前古也。畫士女乃周昉之倫,其貴公子、宮苑、鞍馬,皆稱第一,故居妙品也。

  程脩己,其先冀州人,祖大歷中任越州醫博士,父伯儀,少有文學。時周昉任越州長史,遂令脩己師事,凡二十年中師其畫。至六十,畫中有數十病,既皆一一口授,以傳其妙訣。寶歷中,脩己應明經擢第。大和中,文宗好古重道,以晉明帝朝衛協畫毛詩,圖草木鳥獸古賢君臣之像,不得其真,遂召脩己圖之;皆據經定名,任意采掇,由是冠冕之制,生植之姿,遠無不詳,幽無不顯矣。又嘗畫竹障于文思殿,文皇有歌云:“良工運精思,巧極似有神。臨窗時乍睹,繁陰合再明!碑敃r在朝學士等皆奉詔繼和。自貞元后,以畫藝進身,累承恩稱旨,京都一人而已。尤精山水、竹石花鳥、人物、古賢、功德、異獸等,首冠于時,可居妙品也。

  邊鸞,京兆人也。少攻丹青,最長于花鳥,折枝草木之妙,未之有也;蛴^其下筆輕利,用色鮮明,窮羽毛之變態,奪花卉之芳妍。貞元中新羅國獻孔雀解舞者,德宗詔於玄武殿寫貌。一正一背,翠彩生動;金羽輝灼,若連清聲,宛應繁節。后因出宦,遂致疏放,其意困窮于澤潞間。寫《玉芝圖》,連根苗之狀,精極,見傳于世。近代折枝花居其第一,凡草木、蜂蝶、雀蟬,并居妙品。

  ○妙品下十人(馮紹政、戴嵩、楊庭光、張孝師、盧棱迦、殷仲容、陸庭曜、蒯廉、檀智敏、鄭儔)

  馮紹政善雞、鶴、龍、水,時稱其妙。開元中關輔大旱,京師渴雨尤甚,亟命大臣遍禱于山澤間,而無感應。上於龍池新創,一殿,因詔少府監馮紹政於四壁各畫一龍。紹政乃先于四壁畫素龍,其狀蜿蜒,如欲振涌。繪事未半,若風云隨筆而生。上與從官於壁下觀之,鱗甲皆濕。設色未終,有白龍自檐間出,入于池中,風波洶涌,云電隨起,侍御數百人皆見白龍自波際乘氣而上。俄頃陰云四布,風雨暴作,不終日而甘澤遍。(出《明皇雜錄》)

  戴嵩嘗畫山澤水牛之狀,窮其野性筋骨之妙,故居妙品。

  楊庭光畫道像、真仙與庖丁,開元中與吳道子齊名。又畫佛像,其筆力不減于吳生也。

  張孝師畫亦多變態,不失常途。惟鬼神、地獄,尤為最妙,并可稱妙品。

  盧棱迦善畫佛,於莊嚴寺與吳生對畫神,本別出體,至今人所傳道。

  殷仲容攻花鳥、人物,亦邊鸞之次也。

  陸庭曜畫功德,時稱第一。畫天卿寺神,亦繼踵于盧,抑亦次矣。

  蒯廉性野,嘗愛畫鶴,后師于薛稷,深得其妙。

  檀智敏時號檀生,屋木、樓臺,出一代之制。

  鄭儔屋木、樓臺,師于檀生,可居妙品。

  ○能品上六人(陳譚、鄭虔、劉商、畢宏、王定、韋鑾)

  陳譚攻山水,德宗時除連州刺史,令寫彼處山水之狀,每歲貢獻。野逸不群,高情邁俗,張藻之亞也。

  鄭虔號廣文,能畫魚水、山石,時稱奇妙,人所降嘆。

  劉商官為郎中,愛畫松石樹木,格性高邁。時有畢庶子,亦善畫松樹水石,時人云:“劉郎中松樹孤標,畢庶子松根絕妙!

  畢宏官至庶子,攻松石,時稱絕妙。

  王定為中書,常僻于畫。公政之外,每圖像菩薩、高僧、士女,皆冠于當代。每經畫處,咸謂驚人。

  韋鑾官至少監,善圖花鳥山水,俱得其深旨?蔀檫呰幹畞。韋鑾次之,其畫并居能品。

  ○能品中二十八人(陸滉、李仲和、李衡、齊旻、李仲昌、李仿、孟仲暉、高云、衛憲、程伯儀、楊辨、王拖子、姚彥山、冷元秀、譚皎、錢國養、張遵禮、張正言、沈寧、劉罄、李倫、尹澄、尹林、侯造、趙立言、曲庭、鄭珽、盧少長)

  陸滉功德,李仲和、李衡、齊旻,俱能畫蕃馬、戎夷部落、鷹犬、鳥獸之類,盡得其妙。又李仲昌、李仿、孟仲暉,皆以寫真最得其妙。高云、衛憲、程伯儀,并師周昉,盡造其妙,冠于當時。然衛憲花木、蜂蟬、雀竹,以為希代之珍。楊辨、王拖子、姚彥山、冷元琇、譚皎、錢國養、張遵禮、張正言、沈寧、劉罄、李倫、尹澄、尹林、侯造、趙立言、曲庭、鄭珽、盧少長,以上各負其志,并極其妙。程伯儀曾畫東封圖,為時之所寶。其余眾手,皆有所能,不可具載,并稱能品也。

  ○能品下二十八人(黃諤、曹元廓、檀章、耿昌言、吳玢、田深、盧弁、陳庶、梁廣、王朏、白旻、蕭溱、蕭悅、程邈、樂峻、項容、陳庭、董奴子、衛芋、陳凈心、陳凈眼、梁洽、裴遼、張涉、韓伯達、張容、僧道玠、李湊)

  黃諤畫馬,獨善于時,今菩提寺佛殿中有畫,自后難繼其蹤。曹元廓、韓伯達、田深畫馬,筋骨氣力如真。及盧弁貓兒,白旻鷹鴿,蕭悅竹,又偏妙也。梁廣、程邈、董奴子、衛芋、陳庶、梁洽,皆以花鳥、松石、寫真為能,不相讓也。檀章、耿昌言、吳玢、樂峻、項容、陳庭、裴遼、僧道玠,皆圖山水,曲盡其能。陳凈心、陳凈眼,畫山水、功德皆奇。王朏、蕭溱、張涉、張容,皆士女之特善也。

  ○逸品三人(王墨、李靈省、張志和)

  王墨者,不知何許人,亦不知其名,善潑墨畫山水、時人故謂之王墨。多游江湖間,常畫山水,松石、雜樹,性多疏野,好酒,凡欲畫圖幛,先飲。醺酣之后,即以墨潑,或笑或吟,腳蹙手抹;驌]或掃,或淡或濃,隨其形狀,為山為石,為云為水。應手隨意,倏若造化。圖出云霞,染成風雨,宛若神巧,俯觀不見其墨污之跡,皆謂奇異也。

  李靈省,落托不拘撿,長愛畫山水。每圖一障,非其所欲,不即強為也。但以酒生思,傲然自得,不知王公之尊貴。若畫山水、竹樹,皆一點一抹,便得其象,物勢皆出自然;驗榉遽齐H,或為島嶼江邊,得非常之體,符造化之功,不拘於品格,自得其趣爾。

  張志和,或號曰煙波子,常漁釣于洞庭湖。初顏魯公典吳興,知其高節,以漁歌五首贈之。張乃為卷軸,隨句賦象,人物、舟船、鳥獸、煙波、風月,皆依其文,曲盡其妙,為世之雅律,深得其態。此三人,非畫之本法,故目之為逸品,蓋前古未之有也,故書之。 

 

此文本取材自錢建文制作電子書

 

 

Powered by www.312073.live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

最新网络捕鱼游戏 基金配资贷款 内盘和外盘 3d开机号彩宝网午胆 股票交易规则 福建11选5任玩法 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开 东方6十1奖金是多少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广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